追寻信仰的脚步——太行军工后代重走“父辈路”

2019-01-11  来源:山西日报  编辑:路璐

 《山西日报》1月10日报道

太行军工,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抗日战争时期最早创建的兵工厂,我党我军兵工史上一个英雄的群体。随着时代的变迁,几十年过后,这一创造了辉煌历史的群体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变为了一个对年轻人来说几近陌生的词汇。过去的历史会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被淡忘吗?


2018年4月20日,30多名来自北京和山西军工后代自发组织的“太行军工后代重走父辈路”红色旅游活动来到黄崖洞;去年7月底,央视拍摄的以叙述军工历史为重要内容的专题纪录片《人民兵工》在长治淮海集团开拍;去年11月14日,全国兵器“改革开放40年,聚力兵器新征程”老同志故事会在省城举办……


当笔者接触到军工人群,与这些后代同行相处,倾心交谈后,才一解困惑,原来这个群体“被淡忘”的原因,折射出的正是他们精神的最可贵之处:无怨无悔坚守初心,不计名利忠诚信仰。

重走父辈路 缘由感动人


“太行军工后代重走父辈路”的红色之旅,正逢总部韩庄修械所及黄崖洞兵工厂创建80周年纪念活动之际,他们的到来与长治军工后代汇合后,为这一纪念活动带来了新的内涵和注入了更深远的意义。


还是听一听“重走父辈路”筹划人张天喜是怎样说的吧:以前也知道父亲是老军工,曾有黄崖洞兵工厂的经历,可是到底做了什么具体事情,父亲却很少讲,现在我才搞清楚,军工事业是保密的。我已经69岁了,知道那时的军工事业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就觉得父辈的东西不应该丢掉,我们应该重走父辈路,通过亲身了解体验父辈们经历的艰难困苦,找到他们献身军工精神的来源。


军工后代郭晋显告诉记者:原以为父亲留下的徽章仅是一般意义的纪念章。虽然知道父亲参加八路军对日作战时腰部负伤致残,由此转入修械所而后归属军工部,却毫不知情这几枚证章的非凡故事,在参观刘伯承工厂旧址时,才知道其中一枚竟然是当年“刘伯承工厂立功竞赛运动”的一等功奖章,非常难得。


两人的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每个军工家庭同样的经历,使他们从父辈居功无私的品质中,强烈地感受到传播这段历史的责任感。全程担任讲解和参加了本次活动的中国军工文化协会首席专家刘建军对太行军工历史研究有很深的造诣,对重走父辈路的意义认识也非常深刻:由于保密等原因,太行军工一直甘当无名英雄。但历史不会忘记英雄,现在随着不断解密和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实施,太行军工的宣传力度得到了大幅提升,人民兵工精神是太行精神和八路军精神的组成,与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等都是我党我国的宝贵财富。


独特的红色基因在共同的认知中实现了有温度的融通,红色旅游活动在中国兵器淮海集团、黄崖洞旅游公司和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等方面的支持下,为叩响太行军工长期尘封的历史和记忆,注入了强大的推动力。

亲身体验行追寻信仰根


到黎城攀上黄崖洞,进长治参观淮海集团展厅和刘伯承工厂旧址,然后赴武乡观瞻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太行军工的历史主要产生于太行山脉,然而,要行走这纵横百余里三地八个景点的路程,对于这些年近古稀的人来说,却是不小的挑战。

突兀千尺的两壁之间,有一条仅宽丈许,长有120级台阶约1.5公里的狭长通道直挂云间,这就是黄崖洞进山唯一通道的瓮圪廊。进入走廊,军工后代们只走了一段路就腰酸腿痛,气喘吁吁,但真实的感受却令人触景生情:他们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父辈在当时艰苦卓绝的环境下,是怎样把40多部沉重的机器设备,以背扛手挪之力运上山,以最快速度建厂,生产出弹药的……亲身体验,令大家得到了最深刻的体悟,抗战军工史创造的奇迹,来源于父辈追求信仰产生的力量。

造访淮海集团和刘伯承工厂旧址,如同走进了太行军工兵器延伸的历史长廊。当走进中国兵器大工匠、十九大代表周建民大师工作室时,素有“中国第一枪之父”美誉的黄崖洞兵工厂副厂长刘贵福之子刘建国看到展出父亲研发的我军第一种制式步枪时——八路军军工部部长刘鼎以当时的时间起名“八一式马步枪”,现场彭德怀就同意了,并安排刘鼎尽量加快制造——特别激动,立刻端起枪,对特意带来的侄儿子和家人讲起了1940年父亲是如何在艰苦条件下研发出这支枪的感人故事。


在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大生产运动中涌现出的“新劳动者旗手”和在“刘伯承工厂立功竞赛运动”中被誉为“炮弹大王”的老英雄甄荣典之子甄建民,在参观现场激动地把父亲生前保存了多年的纪念册和证书等珍贵遗物进行了捐赠。他说:“看到了父亲生活战斗过的工厂已经发展成了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军民融合企业,感到自豪,父辈的荣誉来自太行,所以我要把这些东西捐给党培养了父亲成长的地方。”

英雄无语,山河作证。太行军工在血与火考验中铸成的历史丰碑,令后辈体验出了父辈创业的价值,也更加坚定了走继承父辈信仰之路的决心。

军工财富深 精神要传承


重走父辈路活动时间虽然只有3天,但使参加者对这段历史有了新的理解认识。然而,当行至武乡柳沟兵工厂遗址时,大家还是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有的遗址被拆除了,只留下了部分照片与实物。柳沟兵工厂是当年八路军军工部的第二大厂,参加本次活动者的父辈,大都在此工作过。大家感到非常痛心。


文物是不可复制的历史,尤其是军工历史,属于稀缺性资源,更应该倍加爱护,这也使这些军工后代们意识到,传承军工历史刻不容缓,他们发出了共同的心声:决不能让太行军工历史在我们手中断代。


一个以本次活动日启动的“同走父辈路”微信群建立起来了,它连接起了北京、太原和长治等地的军工后代和多位红色军工史专家。挖掘军工历史、传递军工信息、发表传承励志的文章和建议、制作父辈军工史篇成为风气,传播和宣传至社会,产生了广泛积极的影响。他们还各自以家或寻找父辈的遗物,或整理父辈的历史资料,传授子孙。


笔者通过亲历活动走近太行军工,强烈地感受到,军工历史不应该被埋没,军工英雄也不应该隐没在幕后,他们不求索取争贡献的精神,正是当前社会最需要传播和弘扬的宝贵精神。


令人欣喜的是,军工历史目前已经受到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军工传承励志教育也受到了各方面的高度重视。长治许多学校都将红色历史列入教育系列,其中长治市潞州区南石槽小学还进行了红色小导游培训,已有20多名学生小导游能够熟练自如地讲解太行军工历史。据了解,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人民兵工》将在近期播出,这也将使太行军工得到力度更大的宣传和关注。


山西是革命老区,是太行军工历史和群体的主要省份,更是山西独特的红色资源,当年战争的枪炮声虽已远去,但太行军工之路的脚印依然清晰,在新时代大力弘扬革命传统的今天,追寻信仰的脚步,坚守先辈的初心,这是对太行军工精神的最好传承。(李春耕)


 

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90048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 晋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1410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