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风易俗及时、为民,是实实在在的减负,值得全社会推广。”市政协委员刘越是一名律师,对于《意见》的出台,她深有感触。如今娶亲差不多要花掉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有的还借钱娶亲,未等债还完就闹婚变,甚至通过诉讼讨要彩礼,把男方及父母搞得精疲力尽。每当在代理此类案件或是作婚姻题材的讲座时,刘越都在呼吁抵制变相买卖婚姻的现象。“天价彩礼”要不得,从小处说,影响部分家庭的孩子成家立业,增加家庭负担;从大处说,影响人际关系、乡村和谐。“《意见》首先从观念上纠正了人们对结婚彩礼的习俗理解。通过限额规定等办法,引导群众‘为爱减负’。”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刘越表示,将自觉当好新风正气的倡导者、传播者和实践者,让更多人成为移风易俗的受益者。

  “村里不仅筹办婚礼的开销大,就连办葬礼也要求高标准高档次,从选墓地、扎纸活、雇演出、办宴席……样样少不了。”说起这些“高额消费”,长期在基层工作的市政协委员王竹红说,这确实给群众增加了很大的负担。推进移风易俗关键是改变群众多年来固有的思想观念,成了他眼下最当紧的事,“通过设置宣传栏、绘画墙报等形式,大力宣传‘婚事新办、丧事简办、余事不办’的文明新风,鞭挞婚丧嫁娶比阔气、讲排场、搞封建迷信等陈规陋习,引导乡亲们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

  “有的工薪阶层每月的收入都不够上礼,甚至出现借钱上礼的现象,加大了生活压力,谈何幸福感、获得感?”市政协委员党佳佳说,礼尚往来更频繁了,人际关系却未必更亲近,出现了随礼的人“随不起”、操办的人“办不起”的现象。在党佳佳看来,《意见》统一了标准,这将有效遏制攀比现象。“我将自觉参与到移风易俗行动中,从思想上行动上自觉抵制歪风陋习,倡导文明生活,创新庆祝方式,制止功利行为,崇尚勤俭节约,让时代新风吹拂美丽长治,让文明馨香浸润幸福长治。”

  “陈年陋习、大操大办,不良风气在农村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必须久久为功。”市政协委员丁向东说,将带头践行新风,以自身的良好形象和模范言行影响身边人、带动身边人,争做移风易俗的表率和先锋,并充分发挥农经部门有关人员植根农村、熟悉农情、服务农民的职能优势,结合当前正在开展的农村改革事项,宣传倡导移风易俗新观念新风尚,通过正党风淳民风树新风为乡村振兴提供保障。(郭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