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河文苑|东湖记忆——崔庆英

2017-09-04  来源:长治日报  编辑:

timg (2).jpg 

  周末,我喜欢去东山,山不高,却能看到东湖的全貌。坐在东山之顶,东湖的每一个角落尽收眼底,用眼睛抚摸每一处水面,心灵便会被每一个波光所俘获。

  我们仨是同一个村子的,小凤和小月比我小一届,一个热情活泼,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个安静贤淑,笑起来两个梨涡浅浅的甜到你的心里。我与她俩一同上下学,完全是被父母的许诺所绑架。

  每天上下学的路上,有一条河、有一片田野要穿过,我是男孩子,考上城里中学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天天过河穿田,既没觉得路长,也没觉得溪美,等到与小凤、小月一起上下学的时候,小河边春天的野花一开,小凤便惊喜连连地采两朵,一朵给小月别在发间,一朵自己在手里拿着,边走边闻着花香。她俩脚步放慢的时候,我从不迁就,只管步子不停地往前走,“真麻烦!”我会在心里嘀咕一下,但眼睛会瞟一下河里的溪水、河边的野花,河水好清、野花好美!

  一个周末的下午,放学后,依然是等齐了三个人一起结伴回家,那时候过河还没有桥,踩着几块过河石跳过去,小月过河的时候,在石头上滑了一下,脚便扭伤了,我完全没有注意,等我回头找她俩的时候,夕阳的余晖下,小凤扶着小月正小心翼翼地过河,边走还听小凤说:“右脚别使劲,慢点。”那一刻,小河中央两个女孩的影子,一下子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赶快跑过去说:“要我帮忙吗?”小凤毫不客气地把她俩的书包都给了我,我背着书包,跟在她俩后边,慢慢地走回家。

  高中毕业后,由于家的搬迁、升学的迁移,我们仨就散了,只有我回到了这座小城。我每次回家路过那条小河,河水却不再清澈,再后来就被垃圾填满了。

  2009年建成东湖公园后,2400亩的河道治理、水上公园、造林绿化、园林景观、主题广场,让我们村跟城里连成了一片。

  春天的迎春花、桃花、梨花……各种花儿竞相开放的时候,我常常恍惚看到小月发梢上别着花朵,露出两个梨涡浅浅的甜笑;小凤手执一朵花,闭上眼闻花香的陶醉。夏季在湖面荡舟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依然会回放小凤和小月在夕阳余晖的晕染下相互搀扶着过河的画面。

  坐在东山上俯瞰东湖公园,白天的湖面多像小凤热情而明亮的眼睛,那是落入我心头的一颗朱砂痣;夜晚朦胧,湖面灯光倒映,东湖又像小月浅浅的甜笑一般迷人,那是朗照我心中的一轮明月光。

 

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901130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 晋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1410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