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城金藏》在沁源藏匿地聚焦水峪

2019-07-11  来源:  编辑:路璐

 

  抗日战争时期,我八路军冒险从日寇魔爪控制下的洪洞县广胜寺抢救出未经传世的佛教典籍《赵城金藏》后,曾经在沁源县一个废弃的煤矿藏匿达四年之久。但是,究竟藏于何处,由于旷日持久,当事人相继离世,加之当时属于绝对机密,故使其成为一团迷雾。近日,经有关专家考证,藏匿地聚焦在该县聪子峪乡水峪村的一座煤窑。

 

  《赵城金藏》是佛经孤本,极为珍贵,属于世界文化遗产,与我国的《永乐大典》、《敦煌遗书》和《四库全书》,并列为国家图书馆的四大镇馆之宝。它是根据北宋开宝年间(公元971年——983年)我国第一部木刻汉文大藏经——《开宝藏》复刻的。《开宝藏》是唐代三藏大法师玄奘自天竺取回的梵文经卷中译善本。之所以称之为《赵城金藏》,是因为这部经藏,刊刻于金代,藏于赵城的广胜寺。据传,金代有一名叫崔法珍的长子女子,善良贤淑却口不能言,17岁那年邂逅一老僧得以治愈,终于开口说话,欣喜异常。后与家人赴寺致谢,得知老僧欲刻一部藏经,只是囊中羞涩无力刻印。姑娘遂出门用刀自断左臂,自此开始了长达数十年在晋陕之间的化缘道路,最终感动许许多多的善男信女,筹得所需资金,大约在金熙宗皇统8年(1148年)开始刻造,历时约30年完工。《赵城金藏》全藏共682帙,千字文始“天”终“几”,总计6980卷。金藏刻成后,崔法珍于大定18年(1178年)将印本送到燕京,金世宗在圣安寺设坛为其授比丘尼戒。三年后,崔又将经版送到燕京刷印流通,为表彰她的功绩,赐紫受封为“宏教大师”。

 

  这部浩大的经书,是一部百科式的佛教全书,它收集广博,既是佛书,也是涉及哲学、历史、语言、文学、艺术、天文、历算、医药、建筑等领域的包罗宏富的古籍,对中国和世界文化都曾产生过深远的影响。经书印刷清晰,字体遒劲,每卷卷首都有精美的佛陀说法图,是我国印刷史上的珍贵标本。由于战乱频繁,朝代更迭,藏经的地点逐渐被隐藏,一直都不为外界知晓,才使得其安全无虞。直到1933年春,正在寻宋《碛砂藏》缺本的“上海影印宋版藏经会”常务理事范成和尚,在西安意外遇到一从山西五台山朝拜文殊师利菩萨而来的老头陀,说:“晋省赵城县太行山广胜寺有四大橱古版藏经,卷轴式装订”。 范成和尚欣然前往,终于在广胜寺发现了《赵城金藏》,“成为一时甚为轰动之事件”。因为学术界“在从来出版之文献中,尚不知有此版藏经”,故而“中外人士连袂蹑履往赵城探讨者不绝。” 范成和尚还走村串户,从附近农村寻访收回已散失在民间的300余轴散卷。

 

  《赵城金藏》的发现,是宗教界最重大的事件,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日本的东方文化研究所曾经派人到赵城考察欲出重金购买《赵城金藏》,遭到爱国僧人的断然拒绝。后来,国民党军队也想强取豪夺,但终未得逞。即使一些市井无赖,也不断偷出转至京城以高价出售。

 

  1942年春,我八路军获悉驻晋南日军意图劫走这部藏金,中共太岳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史健立即意识到这是一场保卫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斗争,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抢在日寇之先将藏经抢运回来。在报经太岳区领导和党中央批准,在做通力空和尚工作的基础上,组织力量夜入广胜寺,人背马驮,将近4700余卷经卷运抵地委机关驻地亢驿村。为防止恼羞成怒的鬼子再次前来“夺宝”,地委将藏经秘密运抵沁源,移交太岳行署保管。直到1946年7月方从沁源转移到河北省涉县。历经坎坷入京的《赵城金藏》,由于战争年代存放条件限制,有许多经卷均残破不堪,煤屑夹杂,甚至状若棉絮。后来,国家图书馆组织高级装裱师傅,经过17年的精心修复,最终抢救整理4813卷(包括后寻访收回)。“在当今世界上已成孤本的《赵城金藏》以其历史悠久和卷目完整而成为我国的珍贵文物”。

 

  在沁源县存放时间长达四年之久,到底在哪个地方藏匿的呢?当时,由于战争的需要,沁源以朱鹤岭为界,分为沁源县与绵上县。绵上县存放无疑。可在绵上县的哪村哪窑呢?热心的民间人士,一直在不停地探寻。一说是在郭道村。村东古有铁佛寺,寺下不远处临沟有一洞,据说是清朝时村人合资开采煤窑,但因未出煤而搁浅。洞口小,洞较深,人不能直立,村里曾经有老人说当年曾经藏过东西,但不知是啥。一说是在水峪村,距村约二里多路,有一个密林掩映着的煤窑,抗日战争时期村里老百姓“躲反”藏身之地,可直身行,有左右两条巷道。村里一位87岁的老人说当年曾经“藏过县里的文件”。究竟是啥“文件”?何时运走?不得而知。最具有价值的线索,莫过于时任山西第三行政区专署主任秘书、解放后任湖北省副省长的刘济荪先生1984年前后的回忆,地点在靠近绵上一带、离道路不远、窑口大、能够步行进入。

 

  经当时负责组织实施抢经工作、时任中共太岳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史健之子、《赵城金藏》历史研究专家李万里,副研究员、原沁县县志办太岳根据地史研究专家李国庆。沁源抗战史研究专家王箭等人多次深入考察、综合分析各类信息,在未发现新的更有价值线索的情况下,基本锁定水峪村煤窑为《赵城金藏》在沁源四年之久的藏匿地。

 《赵城金藏》原件

 被八路军抢救出的《赵城金藏》残损件

 疑似藏匿地窑洞洞口

 洞口窑工居住地遗址

 疑似当年晒经石

 水峪村87岁的老人雷怀珠在现场指认

 抗战史研究专家与乡长王雷军等实地探访。(左一:雷怀珠;左二:李国庆;右二:王健;右一:王雷军)

 副研究员、原沁县史志干部李国庆与雷怀珠老人

 古籍保护中心网站“国家古籍名录著录”

   “看看展览的古代经卷,似乎每一卷上都染有人民战士的血花,才渐渐明白文物的保存不是容易的事,而人民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也只有靠人民的力量才能保存,才能光大。时间的考验,英雄帝王,象电光石火,终不免黄土一抔,人民却永垂不朽,人民所创造的也永垂不朽。”

 

  向达教授《记赵城藏的归来》。

 

(作者:邓焕彦)

 

 

 

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90048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 晋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14103016